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金隆纺织:+86-538-3309738 李先生
邮 箱:jltextile@163.com
泰鹏环保:+86-538-3393666 官女士
邮 箱:info@sdtaipeng.com
泰鹏家居:+86-538-3304985 张女士
邮 箱:amy.zhang@taipengchina.com
泰鹏新材料:+86-538-3393386 穆先生
邮 箱:syq515@vip.163.com
安琪尔家饰:+86-538-3303709 马女士
邮 箱:sdtaipeng@163.com
多个新兴产业十三五规划将出台 调结构或提速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新兴产业取得了快速增长,为下行压力高企的中国经济增添了一分春意。但是,由于在以工业升级为核心的结构调整中,需要淘汰的落后产能数量巨大,造成其他很多行业微观指标低位运行,所以人们对于这种变化的现实感觉似乎痛苦大于惊喜。

  专家建议,为减少结构调整阵痛、顺利实现经济增长方式转变,宏观政策需要主动作为,培育新供给、新动能以及新的就业机会。

  数据 战略性新兴产业显发力迹象

  一季度经济数据显示,工业继续向中高端迈进。一季度高技术产业和装备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分别增长9.2%和7.5%,增速分别比规模以上工业快3.4和1.7个百分点,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重分别为12.1%和32.4%,比上年同期提高1.1和1.7个百分点。

  实际上,新兴产业的快速崛起带动了经济的转型和增长,这样的迹象已经越来越明显,并在各个领域都有所反映。

  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盛来运表示,一季度的需求结构继续优化,尤其是投资和消费结构,高技术产业投资和服务业投资增长速度都保持比全部投资增速高3个百分点左右,而且占比也在继续提高,高耗能投资占比继续下降。而一季度经济的亮点主要在于新经济快速发展,新动能加快积聚,双创保持良好的势头,其中战略性新兴产业增长10%,高技术产业增长9.2%等都意味着发展方式在转型,绿色发展在推进。

  记者日前在第119届广交会上了解到,受国内外形势复杂严峻,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不确定因素比较多等影响,很多传统制造业企业开工率和订单率从2014年底就开始走低,企业经营也很困难,未来也不知道如何应对。还有参展商说,目前只能在做好产品质量的前提下尽量控制成本,虽然有长期订单的企业经营状况会相对好一些,但利润也在接连下滑。

  在一片叫苦不迭的制造型企业中,战略性新兴产业的相关企业却倍显轻松。以记者采访的多家光伏制造企业为例,规模为中小型的光伏企业今年预计能完成的订单量增长均在两成以上,而规模大一点的光伏企业推进的速度则更为强劲。晶科能源有限公司副总裁钱晶说,保守估计今年该公司全年订单量的增长可达40%至50%。

  难题 结构调整“阵痛”仍将持续

  多位业内专家指出,高能耗及产能过剩行业微观指标低位运行,直观上看是经济下滑的表现,实际却是近年来宏观政策目标梦寐以求的。

  “近年来,我国经济结构在市场机制和政府引导下发生了积极而明显的变化,尤其是传统产业低速运行甚至是负增长,高科技行业、战略新兴行业的增速普遍高于GDP增速一倍以上,但人们的现实感觉似乎是痛苦大于惊喜。”建行首席经济学家黄志凌对记者表示。

  在他看来,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由于高能耗、高污染行业、采矿业、产能过剩行业、低端制造业规模巨大,这些行业在结构调整中持续性低速甚至萎缩性增长,虽然符合市场与政策预期,但也会对GDP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高技术产业、高端装备制造业、战略新兴产业和部分服务业虽然总体向好,但其规模远不及前述低迷行业,后者的正向贡献还不足以完全抵消前者的负面影响,因而GDP增速下行的压力一直很大。

  他指出,在以工业升级为核心的结构调整中,需要淘汰的落后产能数量巨大,而需要快速发展的先进制造业和战略新兴产业还很幼稚,形成规模产业能力的技术门槛也很高。目前增速明显高于GDP的工业细分行业,其体量只占工业总体的14%,而如果将增速在5%以下的都视为低迷增长,则这些行业的体量占到了工业总体的64%,也就是说上升行业的增量不足以弥补低迷和衰退行业的“损失”。

  此外,先进制造业、高技术行业的最大特点是技术对劳动的替代效应和劳动者进入的高门槛。在未来的经济结构调整中,这些行业的发展规模即使填补了淘汰低端粗放行业失去的经济份额,也不可能减轻全社会就业的总量和结构压力。高技术产业吸纳的新增就业也很难抵消传统行业“去就业”的压力。

  万博经济研究院院长滕泰对记者表示,从一季度经济运行情况来看,在政府支持和市场力量推动的共同作用下,供给侧和需求侧都已经出现了结构性变化,进而带动服务业和消费的经济拉动作用日益显现。

  不过滕泰也指出,一方面,新供给新动能不断形成,另一方面,供给收缩速度快于需求收缩速度,所以经济处于连续五年下行的触底阶段。

  对策 政策频出助力经济转型

  “经济结构转换带来一定痛苦是不可避免的,任何国家和经济体都是如此。但是,怎样降低结构调整痛苦、顺利实现经济增长方式转换,宏观政策上还是可以主动作为的。”黄志凌说。

  他强调,在以产业升级为核心的经济结构调整中,现有存量劳动供给结构难以满足新经济结构对劳动力的需求,现有劳动力转岗再就业的压力十分巨大,也十分艰难。政府必须承担起现有就业人员转岗培训和指导再就业的艰巨任务。中央设立专项资金,主要用于钢铁和煤炭行业的下岗人员安置,这是非常有针对性的措施,同时也期待各级政府能够真正承担起经济结构转换过程中失业人员再就业指导与技能培训。

  滕泰也指出,任何一次结构转型都会有阵痛,最重要的是如何培育新供给、新动能和新的就业机会,减轻阵痛。对于政府而言,一是要培育发达的要素市场,促进土地、资金、劳动力、技术等管理要素从原来供给过剩的产业转移到新供给形成和供给扩张的产业。供给过剩的企业关门不算结构调整完成,原来的要素转移到新供给形成和供给扩张的产业,才意味着供给结构转型的完成。另外,要做好要素转移过程中的社会托底和保障支持,以及对下岗职工的培训和再教育,更重要的是为双创继续提供宽松的政策空间和合理高效的要素供给。

  实际上,新兴产业一直被决策层视为未来制造业的主力军,并能够有效地改善我国产业结构,因此,政府的支持力度却一直在增加。“十三五”规划中,未来五年内我国计划实施的100项重大工程及项目,超过一半和新兴产业相关。

  记者从多个权威部门获悉,今年将针对相关产业出台一系列重点工程和项目的具体实施计划,新材料、新一代信息技术、轨道交通等多个新兴产业的“十三五”规划,也将在年内完成编制并正式出台。年内工信部还将出台“中国制造2025”和“互联网+”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把制造业、“互联网+”和“双创”紧密结合起来。

  【相关阅读】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林念修近日表示,“十三五”时期战略性新兴产业要重点培育形成以集成电路为核心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以基因技术为核心的生物产业以及绿色低碳、高端装备与材料、数字创意等突破十万亿规模的五大产业。

  “十三五”时期我国将把战略性新兴产业作为重要任务和大事来抓,要重点培育形成以集成电路为核心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以基因技术为核心的生物产业以及绿色低碳、高端装备与材料、数字创意等突破十万亿规模的五大产业。

  宏观经济增速不断下滑的效应正在微观端显现。数据显示,2068家已经公布2015年业绩预告的上市公司当中,首次亏损的企业大幅增加,非金融企业的净利润下滑态势明显。产能严重过剩的钢铁、煤炭等行业则深陷亏损重灾区,亟待供给侧改革。包括文化传媒、互联网和新能源车在内的新兴行业则出现了爆发式的增长。

  日前,科技部发布国家重点研发计划试点专项2016年度第一批项目申报指南的通知。科技部、财政部、发展改革委会同相关部门启动“干细胞及转化研究”等6个试点专项。从首批试点专项内容来看,主要集中在生化医疗、环保产业等可持续性发展的新兴产业上,产业结构转型升级的意图明确。